我永远喜欢Priest

青山见我这首歌太好听吧我死了!!!!

写的就是我的幼安哥哥呜呜呜呜!!!

我不允许还有人没听过这首歌!!!!


【藕饼】老婆偷偷生下孩子后(3)

神仙太太

吃番茄大户:

海螺声被深厚神力催动,敖丙身周的海水亦是微漾,临近海岸处甚至颇具震感,想不知晓也难。




海面上远远探出个个奇形怪状的头颅,聚集成泱泱大片,俱是海底常驻的妖怪小仙,只瞧那红发天神长腿一屈,微倚礁石之上,眉心红印灼热泛金,眼底一片寂寂炽意。




知道旧事的小仙妖怪俱是吓得肝胆俱裂,屁滚尿流的哪里敢多留?




谁也不敢上岸招惹煞星。




而耳目灵通,听闻过封神大战的,知道其人戾气孤僻,手段不近人情,则更是心中发憷。




上岸找茬的便有几名大妖,端是看不惯这般求个爱恨不得三界皆闻之人!




咄!这年头谁还没个心肝小情郎?




然而看见来者……




气势汹汹的花臂大妖面面相觑,冒泡没入水中,俱偃旗息鼓,露出一双双铜铃眼默默观察。




哪吒太子倒是无可不可,他向来是放肆的人,成了圣也改不了执拗阴郁脾气,无关紧要的人他毫不在乎。




太子只在乎心尖的小白龙,假使敖丙不消气,吹螺百年以待也好。




只要敖丙不恼他。




……


龙宫里,敖丙心乱如麻,素来沉静的青年如今耳根泛粉。




幼崽吃了奶困得睁不开眼,听见阿父的螺声尾巴直扫,小崽子不知轻重,把阿爸白皙的手臂抽红了,平日最爱顽的毽球都滚在一旁无龙问津。




幼龙乳牙咬着阿爸的袖管不肯放,大眼睛水汪汪瞪着敖丙。




龙崽子依恋父母双亲,可偏偏自打出生就没见过父亲,平日里陈塘关小童若敢以此玩笑,定被她作弄得屁滚尿流,颇有哪吒孩提时的作风。




李靖来瞧孙女,总是同她挑着说道她阿父年幼时趣闻,仿佛红发阿父的童年过得无比幸福完满。




只逗得龙崽嗷嗷笑,如此哪里能不对生父好奇?




这李靖对她阿爸与父亲的真实关系,却是含糊其辞。




生死之交、亲如兄弟一般的挚友,竟在床笫间荒唐风流,孽子还把人肚子弄大了。




听着着实令人面红耳赤,震惊咂舌。




……


这厢敖丙无奈,蹙眉柔声吟哦几句,把龙崽团在臂弯里兜兜圈。




螺声柔缓而持续。




或许是血脉相连的缘由,小崽子愈发不着觉,酷似哪吒的眼睛明亮上勾,龙角稚嫩胖嘟嘟,甩着尾奶声奶气嗷嗷。




这叫敖丙有些为难。




他如今想起哪吒,再不是当年海边踢毽球的小童,也不是那个拿火尖枪对着他的戾气少年。




是精悍修韧的身材,还有覆着薄汗的坚I硬腹肌,耳畔低低催I情的喘,和结束后满床干涸暧昧的印记。




——以及他怀着孩子时腹部的胎动,都在提醒他,哪吒三太子早已不是陈塘关边的孩童了。




恼他不知轻重是一回事,惧他强悍不知餍足是另一回事,但理性上却有更难以面对的原因。




幼崽化成小童模样,揪住阿爸的长发,大眼睛还望着海岸的方向。




年轻的阿爸舍不得孩子这般,如今有了孩子,满心扑在崽子身上,干脆抱着娃娃上了海面。




敖丙趁此功夫,给女儿脖颈间挂了传声海螺,温声细语交代道:“你到底也是他的孩子,阿爸不能自私,既是如此,万物天性不可碍。”




“你且跟他过几日,他虽脾气差了些,却应是疼你的。哪吒小时候……”




对着女儿纯洁好奇的眼睛,敖丙又想起自己发I情时,难以自主,却也不知廉耻勾I引了唯一挚友的事体,便有些说不下去。




海面上已经聚集了大群妖怪小仙,觑岸上的红发战神不理会他们,便渐渐胆大了些,探头探脑嘴碎交流,抓了把海瓜子在那儿呱唧呱唧嗑。




海面微漾,众人蓦地屏息凝神。




龙王三太子气质极是清俊,远山眉胧着雾气,面容蒙着一层纱,身段修长得很,尤其是于腰间玉带危危一掐,显出韧劲十足的腰肢来。




眼尖的立时发现,龙王太子怀里还抱着吃奶的崽子,已经化作人形,梳对花苞头,穿着红兜兜,被阿爸颠得咯咯直笑蹬蹬腿,胖乎乎的小手把阿爸银蓝的长发揪得乱蓬蓬。




貌美火辣的女妖见此情景,心碎扼腕有之,晕眩昏死有之,更有甚者兴奋得窃窃私语,面露古怪。




众人翘首以盼会有什么事体发生。




气氛紧绷凝滞,却只见蒙着面纱的龙王三太子,眉目平淡,把怀中的幼崽交给身量极高的红发太子。




两人一红一蓝,默契十足,外人看来暧昧难言。




敖丙只简略说几句,低头吻了吻孩子的面颊。




哪吒沉默不语,修韧的身影笼罩着他,平静道:“你准备逃避爷到什么时候?”




顿了顿,哪吒情绪难辨,终究低柔哄道:“那日……爷说了混账重话,也弄疼你了。”




他初尝情事,那是绝没有过的美妙滋味,对方又是敖丙,难免下手粗狂些,都是他的不对。




封神战场浴血经年,该反省的都反省了,口却向来难开。




敖丙却温吞清浅道:“不要再说了。”




哪吒太子望他一瞬,眼里像燃了团晦涩炽火,伸出骨节分明的手,将将要摘他面纱。敖丙却转身干脆消失于海面。




“……”




混天绫似乎轻微动了动,却还是留在原地。




海面上似乎传来可惜的唏嘘声,被哪吒冷漠一望,俱吓得神魂碎裂,一时间整片海域空空荡荡似地狱。




幼崽方才还好,如今阿爸一走,扁扁嘴,哇哇直哭,蹬着短腿便要寻阿爸。




她只想两个爹爹一起,假使叫她选,定是要阿爸的。




阿父凶凶的,特别是现在。




哪吒太子拧眉,思虑一番需得从长计议,于是单手拎着扑腾挣扎的女儿,风火轮烈焰“腾”地炽热。




近处的海妖被热浪吓得愈加努力缩回水下,再抬首红发天神已消失。




海面上唏嘘一片,纷纷散了,飘着吃剩的海瓜子海蜇皮。




……


天庭众神皆听闻,哪吒太子暂归神位,还从龙宫那位病弱貌美的太子手上抢回了女儿。




总之众说纷纭,一传十十传百,事情变了味。




现在流传最广的说法则是,哪吒太子与龙宫那位压根就没有情爱,兄弟情谊罢了。




龙本有发I情期,不过给兄弟怀个崽子罢辽,这根本就是坦坦荡荡兄弟情!




尽管如此荒谬,但传话者神情坦荡确凿,信的神仙能有泰半,多数是不大交往的神仙,越是荒唐越是可信,古仙诚不我欺。




横竖都是八卦,旁人怎么说他们怎么信,月老解了八十多年的红绳,现今圈里乱得很,挚交兄弟能出这样的谬事,可不全赖他?




哪吒自从抱回女儿,愈发沉默,原本性子就孤僻桀骜,看着旁人的时便有些邪气淡漠。




如今前来报信的下属都战战兢兢,倘若提起东海有关的事,气氛更是凝滞到骇人。




天神太子恍若未觉,只漫不经心略过,修长指节不自觉敲着仙台,旁人却知他在乎。




只有那只小崽子,养得水当当白白嫩嫩,发髻以火红的混天绫固定。




龙崽穿着红肚兜,脑袋上还有一对胖嘟嘟的龙角,成天坐在翠屏山行宫前张望。




仙人进进出出,小龙崽子法力有限,肉嘟嘟的尾巴又掉出来,在茵茵绿地上扫几下,奶声奶气:“阿爸,阿爸……要阿爸。”




每天都要喊几回。




这吃奶的幼崽,不过离了阿爸几日,便念得厉害。




女童发间的混天绫也随风乱摆。






====




晚上翻评论发现大家真的太好了!于是想了想还是要写出一章来报答orz


我明天再上来捉虫呀,只有婴儿三轮车,应该没问题⑧,再次害怕TvT


**最近要和基友去长沙旅游啦,暂时停更三两天的亚子,大家暑期愉快!